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20年前演白月光,20年后“坏女人”专业户

前两天,孙兴管贺芸叫的那声“妈”,不知道惊掉多少“扫黑”粉的下巴。

最近《扫黑风暴》的案情逐渐变的明朗,孙兴的那声“妈”也揭开了贺芸“黑暗势力保护伞”的本质。

贺芸这个角色可以说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被高明远利用多年生下孙兴,经历让人悲哀,但同时她却借着自己的职务之便给儿子一路保驾护航。

进入到角色的吴越,可以完全抛开形象包袱,角色善恶、造型美丑统统变的不重要。

她眼神里藏着的狠戾、轻蔑,让人看了就想把她和高明远、孙兴一家三口立马打包送牢房。

吴越的外形本是很素雅清秀那挂的,年轻的时候气质更清纯,是白月光专业户,可谁成想,二十年后,中年的她会因为“坏女人”角色而被广为人知。

吴越是一个地道的上海姑娘,1972年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

她的父亲是著名书法家吴颐人,曾在丰子恺的弟子钱君匋门下学习,在书法和篆刻方面的造诣都很高。

在这样的耳濡目染下,她从6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学篆刻了,还拿过全国篆刻少年组的金奖。所以在父亲眼中,她就是应该吃这碗饭的。

但后来吴越并没有女承父业,而是选择了从事演员这一行。19岁时,她以专业课第一名考入上海戏剧学院,23岁主演《北京深秋的故事》,从而正式出道。

一上来就演女主角,搭档陈宝国、胡军、李亚鹏出演,这个起点简直不要太好。

隔年第二部剧《和平年代》里,凭借闻璐一角获得了那届金鹰奖的优秀女配角,而这也成为了她的成名作。

成长环境所致,在吴越身上具有浓郁的书卷气,整个人很素雅。皮肤白净,脸型短宽衬的人更显俏,所以她能演好像闻璐这样出身好、相貌好、工作也好的全能优秀才女,一点都不吃惊。

那时的她就是清纯知性的代名词,有才气但不至于才气逼人,乖中又透着点倔强,俏皮的模样成为了父辈一代的梦中情人。

出道二十多年她演过不少戏,但要说哪部是转折点,应该就是《我的前半生》了。

因为凌玲这个角色,颠覆了她过往所有的形象。

在这里,朴素淡雅的外表变成了她转型的武器,看似人畜无害,甚至会让很多人觉得她温婉善良,但骨子里却满是心机谋划,自私自利,这样的人更具危险性。

她伪装出善解人意,人畜无害的样子,用以退为进的策略一步步逼得陈俊生抛弃老婆,和她结婚。

薛甄珠上辰星骂她,她盛气凌人反驳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这个蛋有问题,打死这只苍蝇有用吗。

不得不说,真气的我想打人。

据她自己说,其实刚开始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她也很犹豫,毕竟第三者的人设不讨喜,而且她的外形也与大家印象中的小三样子不符,所以一再跟导演确认:“你确定我能演吗?真的确定吗?我这个岁数,不是年轻貌美。”

导演说,“我们就是要演一个这样的,不是所有的第三者都是年轻貌美的,戴安娜和卡梅拉是没有可比性的。”

经不住劝说的她,就接了下来。

为了贴近角色人设,她几乎是素颜出镜,发型也不怎么打理,与周围光鲜的人相比她的穿着实在朴素。

“因为我不需要演好看,演好看是一件非常为难的事情。看到镜头里没那么精致的,笑起来会有皱纹的样子,我也会介意老去,但介意也不能抓住时间,孔子说逝者如斯夫,这个东西你看清楚了,你根本拦不住,介意是给自己添堵,所以我会选择不介意比较开心一点”。

剧播出之后,可以看出,吴越对这个角色的塑造相当到位,但结果也同她预想的那样被网友群起攻之。

可对于演员而言,这也代表这个坏人角色塑造得很成功。

年纪对吴越来说从来不是问题,年轻貌美的时候可以演白月光,人到中年伴随着气势出来,她可以演更有层次更复杂的角色,戏路越来越宽,即便是配角也能被人记住。

不懂她的好的人,建议去看《扫黑风暴》自行体会。

图片来源

新浪微博 / 豆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allbet体育app_Welcome » 20年前演白月光,20年后“坏女人”专业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