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韩圈”的中国粉丝集资 “清朗”行动管得到吗?

原标题:“韩圈”的中国粉丝集资,“清朗”行动管得到吗?

(观察者网讯)诱导未成年集资、定制专属飞机、给偶像服役的韩国部队送礼、送偶像总价值超百万元的礼物、以偶像名义承包韩国土地种植大米……中国粉丝真金白银支持韩团偶像的方式,屡次刷新人们的认知。

这些“韩娱圈”中国粉丝团集资的金额从千元到千万元人民币不等,除了做公益、团购专辑,在中央网信办启动“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后,一些非理性追星行为逐渐浮出水面。

9月5日深夜,新浪微博社区管理官方微博对@张元英中文首站、@EXO吧投票组、@防弹少年团吧_BTSBAR、@LISA吧官博 等21个韩娱艺人粉丝团账号禁言30天,并清理相关违规博文,理由是上述账号“传播非理性追星应援内容,导向严重错误”。

那么,粉丝集资行为犯法吗?“清朗”系列专项行动有权对韩国艺人的中国粉丝的违规行为进行整治吗?

9月5日,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熊超律师告诉观察者网,粉丝集资如果不是“钱生钱”的活动,则不能定性为非法集资。但在资金募集过程中,由于缺乏监管,一些“粉头”权力过大,可能会出现携款潜逃或用于其他支出的违法行为。

此外,只要发生在中国境内或针对中国或利用中国互联网平台发布和进行的违法行为,中国法律能够进行管辖。即使是境外明星,如果其粉丝在中国网络平台进行涉嫌违法违规的活动,国家网信办或其他相关部门都可以对此进行治理。

9月5日上午,观察者网报道的“中国粉丝为韩团成员集资定制飞机应援”一事登上热搜,新浪微博社区管理官方微博@微博管理员 宣布对账号百度朴智旻吧@朴智旻JIMIN_JMC 予以禁言60天的处置,并对相关违规博文进行了清理。

该账号于今年4月在其他平台发起了“定制飞机”的应援集资活动,又于近日发布展示活动结果的宣传博文,@微博管理员 认为其中包含“诱导攀比内容,导向严重错误”,遂予以严肃处理。

公告称,“在治理与规范的进程中,没有任何时间空间的差异,全平台内容治理力度一致”,此处提到的“时间空间差异”随即引发讨论。

今年5月,国家网信办部署开展“清朗”系列专项行动,那么,针对5月之前的集资行为,“清朗”行动有整治权吗?

9月5日下午,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熊超律师告诉观察者网,此类治理的追究期主要看平台治理的方法,比如“禁言”,该方法针对专项行动开展之前和结束之后有违规行为的账号都可行;如果是追究其他法律责任,比如确实构成非法集资,那么在法律时效内,都可以追究。

此外,熊超律师指出,对于其他国家的艺人,我国法律无法直接管辖,但发生在中国境内或针对中国或利用中国互联网平台发布和进行的违法行为,中国法律能够进行管辖。即使是境外明星,如果其粉丝在中国网络平台进行涉嫌违法违规的活动,国家网信办或其他相关部门都可以对此进行治理。

不过,与金融概念里的非法集资不同,粉丝集资不以给粉丝个人金钱回馈为承诺,驱动力在于粉丝对偶像的喜爱,同时与追星的社群文化密切相连。

因此,熊超律师称,从粉丝集资行为本身来说,不能将其定性为非法集资

非法集资是指单位或者个人未依照法定程序经有关部门批准,以发行股票、债券、彩票、投资基金证券或者其他债权凭证的方式向社会公众筹集资金,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以及其他方式向出资人还本付息或给予回报的行为。

粉丝集资如果不是金融活动、不是“钱生钱”的活动,就不属于非法集资。但是,巨额数字会让一些人难以抗拒金钱诱惑,加上缺乏强有力的监管机制,一些“粉头”权力过大,经常出现资金流向不明、账目弄虚作假等问题,甚至组织者卷钱跑路事件也时有发生。

如果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首先违背了资金方的信任,如果以给明星做活动的名义聚集资金,之后携款潜逃或用于其他支出,会构成形式上的诈骗罪。

在中国粉丝为韩星集资应援引发关注后,有网友提出,集资时出现诱导攀比等非理性行为的“韩圈”中国粉丝团不止一家。

近日,中国粉丝为韩国女子组合BLACKPINK泰国籍成员LISA冲专辑销量的行为就遭到质疑。

有网友爆料称,由于LISA(原名Lalisa)将于9月10日发表个人同名专辑《LALISA》,中国粉丝为了给其首次solo出道应援造势,有粉丝团“集资900万买新专辑”,“还要突破1000万”,“很多学生党”参与活动。

观察者网发现,7月19日,该账号发布的“8月总目标”为1700万元人民币,不仅标明了距离目标差的专辑张数,还给出每天涨幅数据,冲销量的口号是“为她,剑指第一”。

在这条微博中,该账号提示“良性竞争,保持警惕,专注自家”,并指出“未成年人谨慎参与”。

如此高的团购金额,还只是发生在专辑正式发行前。

8月31日,同样开展了专辑代购活动的LISA中国粉丝团账号@Diamond-LISA资源站 发布说明称,目前是专辑预售期,专辑未正式发售,等到专辑发行后就会发货,并提示“未成年人一定经家长同意后再下单购买”,“理性消费”。

对此,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熊超律师告诉观察者网,如果粉丝团只是团购专辑,确实有相应产品和专辑供应给粉丝,则属于集中销售行为,很难定性为“集资”。

但这种行为也有法律风险,重点在于该销售行为是否合法。比如,粉丝团有没有进行相应的纳税,有没有音像制品的发行和经销权利,其中可能会存在问题

此外,如果产品价格虚高,价格管理部门也会有相应的监管和处理。

不过,虽然有粉丝团在微博提示“未成年人谨慎参与”,但到了粉丝群和超话里,又是另一番景象。

一名LISA粉丝就曾在超话发文号召学生参与集资。该网友写道,“这是她第一次solo,既然爱她就拿出行动来证明,不要拿学生党来找理由,再怎么穷,父母再怎么不同意,一块钱总是有的”,“韩娱必须砸钱”。目前,该账号已被微博禁言。

同时,粉丝社群平台Owhat上也出现了部分用户诱导未成年粉丝购买产品的行为。由于该平台从8月起限制未成年人消费,有用户提醒未成年粉丝把生日年份调整到成年后再购买。

这些行为,都与中央网信办“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中重点打击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等饭圈乱象的主张背道而驰。

而诱导未成年粉丝参与非理性集资的韩团中国粉丝,也远不止这一家。

9月5日,微博粉丝超过5000人的韩国组合防弹少年团“前战斗大粉”称,去年为了帮助防弹少年团冲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2020全球专辑销量榜”冠军,有“偏远地区的高中生为了集资把家里的牛都卖掉了”,该账号持有者为了集资“把妈妈的项链偷偷卖掉”,更有初中生粉丝“偷拿班费”用来集资。

在防弹少年团去年涉朝鲜战争有关言论引发中国网友不满后,这位“前战斗大粉”也因此脱粉。

对于此条微博,不少网友深有同感,坦言自己曾被“洗脑”,为了冲销量“魔怔”了。

实际上,这种团购专辑为偶像应援的行为,在“韩圈”是常规操作。比如,即将于9月17日发布新专辑《Sticker》的韩国男子组合NCT127,其中国粉丝团会日常更新预售专辑的代购数量。

截至9月2日,代购已经超过92000张,其中“不运回”价格为65元/张。也就是说,花了65元购买“不运回”专辑的粉丝,打款后收不到专辑,纯属为偶像花钱买销量。

近年来,“粉丝集资”现象越来越普遍,该行为最早来自韩国粉丝为艺人应援的活动,后援会或应援站先定下众筹目标,然后粉丝直接把钱打进他们开设的账号,再由后援会购买专辑、杂志等为偶像加油造势。在各路选秀节目的推动下,如今集资在国内饭圈也“普及”开来,粉丝认为这是他们支持偶像的一种方式。

相关产业链应运而生,包括允许代购海外专辑的韩流购物网站、允许粉丝团售卖自制明星周边商品的平台。比如Owhat,该平台专注于经营(泛)明星核心粉丝社群,服务的就是这批愿意为偶像花钱的“核心粉丝”。

在该平台上,粉丝可以下单粉丝团代购的专辑,也可以购买明星周边产品,包括手幅、海报、写真书、公仔等。

多数粉丝团体会在集资后公布钱款去向明细,以维持在粉丝群中的公信力,以便日后继续开展此类活动。不过,一些粉丝后援会卷款关站、账目不公开不透明的乱象也频繁发生。

今年7月,韩国男子组合EXO成员朴灿烈的粉丝团“朴灿烈吧”原吧主就被曝疑卷走粉丝巨额周边款项跑路。7月9日晚,Owhat平台发布声明称,朴灿烈吧前吧主已经被正式拘留。

该“粉头”爆雷后,有粉丝统计称,Owhat上没发货的商品总额疑高达1000万,包含通过朴灿烈吧购买的杂志、专辑、单曲、电影票等,甚至几年前买的东西也没发货。苹果音乐韩国代理商也发文称,从今年3月开始被朴灿烈吧拖欠专辑全款及杂志全款达130万元人民币。

此事最后进入法律诉讼程序。

在大大小小的粉丝集资活动中,一年一度的偶像生日应援称得上是粉圈“团建”,同一组合不同成员的粉丝团之间,甚至会互相攀比,追求更高的专辑代购金额和更高的生日集资纪录。

生日应援的形式众多,包括集资送明星高奢礼物、广告宣传。广告宣传包括公交车车身广告、地铁站广告、商业区大屏幕广告、微博热搜等。

其中,不乏集资参与公益活动的中国粉丝团。

但引发争议的集资行为也频频出现。

上个月,为庆祝韩日女子演唱组合IZ*ONE韩国成员张员瑛(中国粉丝习惯称其为张元英)17岁生日,中国粉丝不仅集资为其在北京国贸地铁站、上海五角场地铁站、广州珠江新城地铁站等地投放广告,还为她送上了133件礼物,涵盖奢侈品牌手表、包包、首饰、衣服、香水等产品。

去年1月,一中国粉丝站在为韩国组合EXO成员都暻秀应援生日时,考虑到都暻秀当时正在韩国首都机械化步兵师团“猛虎师”料理兵服役,于是,中国粉丝团为都暻秀和其所在部队的50名战友准备了冬季必需用品。

在给都暻秀战友准备的礼物包装盒上,甚至出现了“向猛虎战友致敬”“祖国召唤、猛虎出发”的口号。

去年3月,防弹少年团成员朴智旻的中国粉丝团以朴智旻名义承包土地种植大米,让朴智旻成为“韩国最初拥有明星稻田的爱豆”,该项目旨在培育韩国新品种大米,并以朴智旻的名义在韩国捐赠粮食,推广韩国国内开发的种子。

在此事遭到批评后,百度朴智旻吧发布声明称,相关项目介绍是项目官网的公告,并非该吧自拟的公告。

而近日百度朴智旻吧自称首创的“定制专属飞机”,EXO成员吴世勋的中国粉丝团早在2019年就定制过了。

上述争议颇多的集资应援行为,在“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开展后,再次被翻出。

今年5月,国家网信办部署开展“清朗”系列专项行动,明确要规范明星及其背后机构、官方粉丝团的网上行为。此外,要按照“谁经营谁管理,谁受益谁负责”的原则,督导网站平台特别是“饭圈”较集中的网站平台,组建专门团队加强日常研判,处置不良信息。

6月15日,中央网信办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2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重点打击“饭圈”乱象行为,包括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投票打榜等行为,鼓动“饭圈”粉丝攀比炫富、奢靡享乐等行为。

期间,将关闭解散一批诱导集资、造谣攻击、侵犯隐私等影响恶劣的账号、群组,从严处置“饭圈”职业黑粉、恶意营销、网络水军等违法违规账号,从重处置纵容乱象、屡教不改的网站平台。

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明确指出要规范应援集资行为。及时发现、清理各类违规应援集资信息;对问题集中、履责不力、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集资的网站平台,依法依规处置处罚;持续排查处置提供投票打榜、应援集资的境外网站。

9月,中央宣传部印发《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禁止义务教育阶段未成年人参加偶像团组和线下应援活动,要求加强青少年普法教育,强化“饭圈”集资乱象、不良网贷等负面案例的警示教育作用。

9月5日22时56分,@微博管理员 发布公告称,有部分粉丝账号在微博传播非理性追星应援内容,导向严重错误,对此站方对@张元英中文首站 等21个账号予以禁言30天的处置,并对相关违规博文进行了清理。这21个粉丝账号均为韩娱艺人粉丝团账号。

微博热议


De-Lucas

2021-9-5 12:57

#朴智旻吧被禁言#其实我觉得哈,结合最近国家整顿饭圈的一些行动,发现粉丝组织内的一些所谓"上层决策者"可能是有问题的,有意无意的带偏整个圈子。其实从个体粉丝而言,只要不违法的行为都没有指责的必要,但是从宏观上来看,有些行为确有不合理之处,这些行为是谁所领导?粉丝组织的上层。说不定就 ​


转发


评论



防务微观察

2021-9-4 23:58

#中国粉丝为韩团成员集资定制飞机应援# 我说这个“防弹少年团”的名字听着耳熟,查了一下就是拿“范弗里特奖”还发表不当言论的那个啊?

按理说,为了整顿追星族乱象,官方发起了娱乐圈清朗行动。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按道理讲,那些爱豆圈至少要消停一下,可是他们竟然还是如此如火如荼,让人瞠目结舌 ​


转发


评论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allbet体育app_Welcome » “韩圈”的中国粉丝集资 “清朗”行动管得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