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一财记者亲历:我在福岛这三天

原标题:一财记者亲历:我在福岛这三天

作者 | 钱小岩

日本政府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水排入大海的决定,又将第一财经记者的记忆拉回到2019年的11月,在日本福岛度过的三天。

行驶在日本国道6号上,除了重型卡车基本看不到其他车辆。

第一财经记者所在的这段道路坐落于福岛县双叶郡,福岛第一核电站即位于此郡内,而道路离核电站最近处仅3公里之遥。

在这段福岛区间内的行驶规则,可能在全日本也是最为独特的。首先只允许汽车通行,禁止行人、自行车和电动车进入;其次,通过车辆不得在中途逗留,当然更没法下车了。说白了,规则要求公众必须包在“金属壳”中才能通过。

原因很简单,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福岛核泄露事故多年后,这里的辐射依然超标。

新主人:野草和野猪

其实,车辆在行驶过程中,道路两旁没有人烟,确实没有停留的理由。在岔路上,几乎都放置了一层栅栏。在栅栏前,都会放上一块黄色的牌子,上面用日文写道:“前方是归还困难区域,禁止通行”。

何为“归还困难区域”?实际上就是“核污染区”的另外一种隐称,因为无法归还给原居民唯一的理由就是核辐射超标。

对于“归还困难区域”的界定标准,日本政府的定义是一年之内累计被辐射量超过50毫希沃特。希沃特是辐射剂量的衡量单位,可以相比较的是,日本人每年平均累计所受的自然辐射量为1.5毫希沃特,而地球人每年的平均值为2.4毫希沃特。

东京电力公司工作人员检测辐射浓度

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后的当天,日本政府就对核电站10公里以内的居民发出了 “避难指示”,这一行政命令具有强制性,要求区域内的居民立即撤离。在第二天,又将这一命令扩展到核电站半径内20公里,此后又对更大半径范围内的人员做了安排。

这些人有些被安排到福岛县外避难,在事故过去1年多后的2012年4月1日,由于无法长期以“避难指示”为由禁止原居民返回,日本政府创新提出“归还困难区域”的概念,这一覆盖区域虽然逐渐递减,但时至如今依然覆盖有约300平方公里的土地。

日本民众抗议排污入海

而国道周边正是最后残存300平方公里的“老大难”,随处可见破旧不堪的废弃建筑,藤蔓已经将建筑包起,野草也从无人看管的地里蔓延到了水泥路中。偶然还能看到斑驳的海报,上面依稀还能辨认出平成23年(2011年)的落款,空气中看不到的辐射线将这里的一切封固在了那一年的3月11日。

由于人类的撤退,接管这里的不仅有野草,还有野猪。他们顽强地生存下来,据称此前还常能在附近看到成群结队的野猪巡弋,由于此地高强度的核辐射,网络上有传言说这里出现过超大型异形野猪。第一财经记者就此向当地人求证和多方查实,当地人确实捕获过大型野猪,但还在常理范围内,并不能说发生了变异。

由于野猪攻击力强,还会攻入空置的住家,占山为王,造成原居民房屋财产受损,日本政府2013年就开始了另一项赈灾计划——抓捕野猪。根据日本政府的数据,2014年在福岛县东部,即主要受核辐射影响区域,估算约生活着5万头野猪,而当年在全县就抓获了1.3万头,时至如今,野猪抓捕还在一直进行中,每年更新,但数量就没起初时那么猛了。

先“下海”的核污染物

前文提到除了第一财经记者所乘坐的客车,在国道6号上行驶最多的就是重卡了。这些重卡当然不是过路车,在车头醒目地都悬挂着一块绿色的牌子,上面用日文汉字写着“环境省除去土壤等运搬车”。

可以说它们是福岛未来希望之所托。“归还困难区域”覆盖的区域之所以能够逐渐减少,除了辐射物质自然衰减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日本政府采取了土壤去污的办法。

在事故发生后,放射性物质随着空气流散飘落,降落在土壤的表面。据日方人员介绍,科学研究表明,如果能够刮除土壤最上层5厘米的土质,就能降低约80%左右的放射性污染源。这种办法费时费力且费钱,但确实有效,这些年通过这一方法解救了不少被核污染的土地。

被挖出的土壤无法像液体一样倒入大海,土壤以及其他污染物被集中放入大型黑色集纳袋中,每袋污染物的体积约为1立方米。在国道6号路旁就可以看到这种堆积的场所,不过日本政府并不打算把他们一直堆在这儿,他们被称为“过渡性贮藏设施”。

因为日本政府曾承诺在2045年3月前,会将污染土移出福岛,搬运到县外的最终处理场。但县外谁会愿意接收如此庞大的污染物?目前还没有答案。

不过,2019年10月12日,台风“海贝思”袭击了东日本地区,带来创纪录的暴雨并引发洪水,数百条河流决堤。

不少污染物的集纳袋也跟着洪水,流入河流,最终汇入广袤无垠的太平洋,据日本复兴厅提供的数据,当时一共被冲走了90袋,有35袋没有找回,他们可能永远也找不回了,成为先“下海”的核污染物。

核污染物

“安倍套餐”和“风评被害”

沿着国道6号继续前行,来到了双叶郡浪江町,如今该町大部分地区依然是“归还困难区域”,虽然町中心已经被清理出来,但依旧见不到什么人影。

步入一家饭馆,规模还不小,看着外面空空荡荡的街景,第一财经记者冒昧地问老板娘:“生意还好吗?”老板娘答曰:尚可。原来在饭馆重开后,这家饭馆主要服务的对象是到这里除污的工程人员。

记者随意吃了一份定食,准备继续赶路,走到出口处,忽见一小方格内有题词“桃李自芳”,落款是时任日本首先安倍晋三。向老板娘询问后得知,果然如同猜想,2018年时安倍来福岛视察,就在这里吃了饭。又追问了一句:安倍当时点了什么菜?老板娘平静地说:“和你吃的定食一样啊。”

其实,把福岛的食品塞进嘴里,也是日本政治家的常规宣传工作,并且争先恐后。以安倍为例,在“安倍套餐”之后,在2019年1月吃了福岛的柿饼,当年4月又在福岛当地吃了饭团,这些吃喝场景都是在镜头下进行的,目的就是为福岛的食品打气。

在福岛核事故后,福岛县的食物一度被查出核辐射严重超标,甚至被人戏称为“核食”。

日本政府近年来频繁推广对福岛的农产品,并称福岛食品的“风评被害”,意思是说完全没有根据的传言。不过如今无论是核废水还是日本政府口中的“处理水”入海,被害的可就远远不止是风评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allbet体育app_Welcome » 一财记者亲历:我在福岛这三天